推荐信|《海商法》是第一个大规模系统注释,有278个解释和172个案例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失去这本书是对海商法的第一次大规模、系统的诠释,包括四个部分:“术语解释”、“术语演变”、“相关规定”和“典型案例”。

还附有《中国海事案件移送目的总纲》(由最高人民法院第四分院、大连海事大学法学院和大连海事大学海法研究所组织编纂,司玉卓、王严俊、关正毅主编,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年4月出版),其中包括5卷海事卷、船员卷、海上保险卷、海上货物运输量和综合卷,以及1030条法官判决要点。

这是从哪里来的?中国海商法产业不再是一个罕见而陌生的领域。全面总结和梳理中国海商法领域成就的时机已经成熟。

这本书是中国第一部大规模、系统的海商法注释。

在编写这本书时,应注意尽可能广泛地吸收自该法实施以来在各个领域取得的成就。在全面筛选已完成和已裁定的海事商业案例的基础上,为每个相关条款选择典型案例。收集与本法规定有关的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同时,还详细介绍了该法各条款在制定海商法过程中对草案不同版本的修改。

本书的内容结构包括四个部分:“术语解释”、“术语演变”、“相关规定”和“典型案例”。

这种安排有助于读者通过了解每一条款的历史演变和具体应用,加深对立法过程、立法目的、每一条款的含义以及应如何适用的理解。

同时,对相关从句进行纵向和横向的对比研究也有助于读者。

这本书对于正确理解和适用《海商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对于目前正在积极推进的《海商法》的修订也具有借鉴和启示作用。

这是谁造成的?大连海事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大连海事大学校长,国际海事委员会提名委员会委员,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顾问,最高人民法院“一带一路”司法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最高人民法院涉外商事海事审判专家库专家。

《中国海商法研究》主编。

张永健,杰出教授,大连海事大学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法学院研究生外聘导师,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兼职教授,华东政法大学博士生导师,日本早稻田大学海法研究所杰出研究员,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仲裁员,中国海商法协会执行理事。

蒋月川,法学博士,大连海事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律师。

▲首次可以点击原文购买《海商法》的大规模系统注释。第一章总则本章共6条,均为原则。

这六条分别规定了以下内容:(1)立法目的和调整对象;(2)调整范围;(3)船舶的定义;(4)沿海运输权;(五)取得船舶国籍和悬挂国旗的权利;(6)海运管理和具体措施的制定。

第一条为了调整海上运输与船舶的关系,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促进海上运输和经济贸易的发展,制定本法。

“术语解释”本文是关于海商法的立法目的和调整对象。

根据本条规定,海商法的立法目的是:(1)调整海运与船舶的关系;(二)维护各方的合法权益;(3)促进海运和经济贸易的发展。

海商法的调整对象主要是调整与海运和船舶相关的平等主体之间的权利和义务。

本条规定的“海上运输关系”,主要是指与海上运输有关的双方或各方之间的法律关系,包括承运人(包括合同承运人、实际承运人和无船承运人)与托运人、收货人或旅客、航次租船合同出租人和承租人、拖轮所有人和被拖方在海上拖航中的法律关系,以及海上运输衍生的各种法律关系。“船舶关系”主要是指船舶特定财产所产生的各种相关法律关系,如定期租船和光船租船的船东与租船人、船舶抵押权人与抵押人、救助人与被救助方、海上保险人与被保险人之间的法律关系。

上述法律关系的当事人可以是中国人、外国法人或自然人。

他们可以享有的权利和应该承担的义务,根据其不同的目标和内容,一般通过各种类型的合同关系来体现。

这些合同可能涉及海运、海上客运、船舶租赁、海上拖航、海上救援、海上保险和船舶抵押等。

本条中“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一语最初表述为“维护我国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目前的表述可以解释为:根据法律,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所有各方的合法权益都应不受歧视地得到保护,既没有任何差别待遇,也没有任何歧视性待遇。

《术语演变》列出了各个时期海商法草案的相应内容。

[1963年草案第一章总则第一条为了明确和处理海上贸易中发生的各种法律关系,维护海上航行安全,促进海上贸易发展,特制定本法。

[一九八二年五月草案]第一章总则第一条为了调整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上运输中发生的与船舶有关的法律关系,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促进海上运输和贸易的发展,特制定本法。

(一)“海上贸易中发生的各种法律关系”限于“海上运输中发生的与船舶有关的法律关系”;(2)调整范围仅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海运条例》中发生的相关法律关系;(三)在本法的立法目的中,删除“保障海上航行安全”字样,增加“保护有关各方的合法权益”字样。

[一九八二年十一月草案第一章总则第一条为了规范海上运输中发生的与船舶有关的法律关系,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促进海上运输发展,促进贸易,特制定本法。

本草案的主要修改是删除了第一条规定中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字样,调整范围不再局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上运输中发生的相关法律关系。

[1991年8月8日草案]第一章第1条“总则”与最终通过的规定相一致。

第二条本法第四章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规定,不适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港口之间的海上货物运输。

《术语解释》本文是关于海商法对海上运输的调整范围。

这篇文章有两个段落。

第1款界定了《海商法》中“海上运输”的含义和范围。

根据本款的规定,根据运输标的的定义,海上运输是海上货物和旅客运输的总称;根据运输区的定义,除了海上运输之外,它还包括货物和/或乘客从海上到河流和从河流到海洋的直接运输。

这里的“海与河之间的直接运输”(direct transportation),是指货物(或乘客)的装载(登船)港和/或卸载(离船)港位于河内,运输通过河与海,中途(主要在河段内)不改道的运输。

完全在河流内的港口之间的运输不属于《海商法》中“海上运输”的含义,因此不适用于《海商法》中关于海上运输的规定。

根据本条第二款的规定,《海商法》第四章关于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规定仅适用于国际海上货物运输,不适用于中国港口之间的沿海货物运输。

这项规定不同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原因是,中国对沿海货物运输和国际海运实行了两种不同的法律制度。

2016年5月30日,交通运输部发布文件,废止《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国内水路货物运输,包括沿海运输,如同国内公路和铁路货物运输一样,也要遵守《合同法》和《民法通则》的有关规定。

当然,是否将国内水路货物运输或至少是沿海货物运输纳入《海商法》第四章的调整范围,以及实施关于海运货物运输的国际和国内法律法规的合并,将是今后修订《海商法》时应考虑的一个问题。

应当指出,虽然中国内地港口与香港、澳门、台湾港口之间的海上货物运输本质上属于中国港口之间的运输,但《海商法》第四章的规定在现阶段仍然适用于国际运输。

[1989年8月草案第一章总则第二条本法所称海上运输,是指国际货物运输和国际海上旅客运输。

经国务院交通主管部门批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沿海水域的运输,可以适用本法第四章、第五章的规定。

本草案第4章和第5章分别为“国际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和“国际海上旅客运输合同”。

[1990年10月稿]第一章“总则”第二条本法所称海上运输,是指海上货物运输和旅客运输。

本法第四章、第五章的规定不适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沿海港口之间的海上运输。

该草案的主要变化是:(1)海运不再局限于“国际”运输;(二)明确规定,本法关于海上货物和旅客运输合同的规定不适用于中国沿海港口之间的海上运输。

[一九九一年八月八日草案]第一章“总则”第二条本法所称海上运输,是指海上货物和旅客的运输,包括海与河之间的直接运输。

本法第四章的规定仅适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港口和外国港口之间的海上货物运输。

该草案的主要修改如下:(1)明确规定“海与河之间以及海与河之间的直接运输”也属于《海商法》的调整范围;(二)《海商法》第五章不适用沿海客运合同的规定已经删除,沿海客运合同也纳入《海商法》调整范围。(3)在立法技术方面,本条第二款已从排除适用的模式转变为限制适用的模式。

[1992年11月2日草案]第一章第二条“总则”与最终通过的规定相一致。

《海峡两岸航运管理办法》(交通部1996年第6号令)第三条“有关规定”海峡两岸航运是一种特殊管理的国内运输。

关于实施《海峡两岸航运管理办法》有关问题的通知(交通部令水发〔1996〕941号)。海峡两岸船舶管理(二)海峡两岸船舶运输是特殊管理下的国内航线,由对外贸易管理。《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以下简称《海商法》)第四章的规定适用于货物运输合同。从事两岸运输的船舶按外贸船舶管理,内地港口收费按外贸船舶标准收取。运输过程中发生的海事赔偿责任限制,适用《海商法》第七章的规定。《海商法》没有规定的,适用内地有关涉外法律法规。如果大陆法律没有规定,则适用国际惯例。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福清分公司诉芜湖一和船务有限公司与芜湖君能船务有限公司[(2013)下海法商初字第349号)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案中,被告所属船舶正从安徽铜陵向福建福州装运一批货物,但该船在航行中搁浅沉没。

被告辩称,事故是由于船长和船员的疏忽造成的,根据《海商法》第51条,承运人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厦门海事法院认为,本案属于国内沿海货物运输。根据《海商法》第二条第二款,国内沿海货物运输不属于该法的适用范围,抗辩不属于《合同法》第三百一十一条规定的法定免责事由。

因此,被告的辩护没有法律依据,不会被接受。

中外运集装箱运输有限公司诉四川民生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和四川长通港口有限公司(2010)上海海发商子楚第10号;(2010)高虎民司(海)中字第143号]本案中,原告作为多式联运经营人,将一批货物从日本横滨运往中国成都。

货物经海路抵达上海后,原告还委托被告将货物从上海运输至泸州港,但货物在泸州港堆场作业时掉落地面,造成货物损坏。

原告赔偿了货物保险公司的所有损失,并且没有要求该单位限制其赔偿责任的权利。

之后,他对被告提出了索赔。

被告辩称,原告本应主张有权限制货物保险人对该单位的赔偿责任,无论他们是否主张,他们与原告之间的法律关系应受《海商法》第四章的规定管辖,因此有权享有限制该单位赔偿责任的权利。

上海海事法院认为,损害发生在上海和泸州之间的航道上。根据《海商法》第105条,即使原告向货物保险人提出限制单位责任的请求,也很难获得支持。

涉及的区段运输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港口之间的内河运输。根据《海商法》第二条第二款的规定,《海商法》第四章的规定不适用于本案。本案双方的权利和义务按照《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的有关规定确定。

涉及的货物损坏事故发生在水路运输段的堆场,不具备海运货物运输的风险特征,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没有规定国内水路运输承运人及其客户或员工有权限制本单位的赔偿责任。

因此,被告无权限制单位的赔偿责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