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安源等:香港与中国大陆的水电联系

中信投资证券研究员、中信投资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任万伟和张安远最近,随着香港局势的复杂化,社会上不断有杂音。对香港与内地在民生领域的基本关系不负责任的评价,将主要基于市场供求,片面解读为优待和给予。

为此,我们选择了水、电和天然气来澄清。

1.一起喝东江水。粤港亲港城市是典型的沿海海岛城市。该领土没有大型流域水系。它缺乏自然水源,如湖泊、河流和地下水。建造大型水库也很困难。

在英国殖民统治时期,港英政府相继修建了几座水库,基本上满足了该地区的用水需求。

然而,由于缺乏调节能力,一旦遇到严重干旱天气,往往会导致严重缺水。

战后,香港的人口和经济发展进入快速增长时期。人口从1945年的60万增加到1963年的350万。对水的需求持续增长,水的差距越来越大。

自此,随着沈东供水工程的完成,香港的供水已大为改善。

近年来,香港的用水量保持相对稳定,基本在9.8亿立方米左右。

由于东江供水管道每年12月进行大修,香港的万依水库和树湾水库(分别为2.8亿立方米和2.3亿立方米)主要负责12月份的供水。

从香港的用水结构来看,住宅用水,即住宅用水、服务业和商业用水是主要来源,而工业用水所占比例相对较小。

(一)沈东的供水占香港供水的70%-80%。最初,由于政治考虑,港英政府更害怕从内地购买水。

直到1961年才举行谈判,正式从深圳水库向香港供水,每年计划供水2270万立方米。

从1963年6月到1964年5月,由于严重干旱,香港实行了最高水平的水资源控制,公民每4天只能获得4小时的供水。

后来,港英政府派水务官员到广州讨论增加供水的问题。

经双方协商,广东同意应港英政府的要求,兴建一个香港供水工程,即沈东供水工程,但深圳水库增加317万立方米供水至香港,并允许香港船只将淡水运往珠江口。

沈东供水工程于1964年2月正式动工,并于1965年3月开始向香港供水。

沈东供水工程开始时,向香港供水6800万立方米。

此后,随着香港需水量的不断增长,沈东供水工程已投资76亿元进行四次大规模扩建和改造。供水量不断增加。目前,其供水能力已增加到24.23亿立方米,并承担着向深圳和东莞等城市供水的任务。

截至2019年6月,该项目自投入运行50多年以来,已向香港供水255亿立方米。

从近年广东省对香港的供水情况来看,香港的供水受雨量充沛和干燥的影响,每年波动不大。

从广东省供水占香港用水量的比例来看,供水比例一般保持在70%-80%左右。

(二)香港政府增加供水补贴。香港目前的供水工作主要由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水务署负责,该署负责运作两个独立的食水及海水供水系统(主要用于冲厕)。

根据香港水务署公布的数据,该署辖下有17个淡水水塘、21个水处理厂、153个淡水抽水站、35个海水抽水站、6,615公里淡水管道及1,605公里海水管道。

由于香港的海水冲厕费用是免费的,水务署收取的水费全部是淡水费。

从香港水务署的水费收入结构来看,商业及住宅水费收入相对较高。

香港市民使用分级水价,每四个月结算一次。前12立方米是免费的,接下来是31立方米,19立方米,超过了以前的62立方米。水价分别为4.16港元/立方米、6.45港元/立方米和9.05港元/立方米。

根据有关统计数字,在免费、第二(4.16港元/立方米)、第三(6.45港元/立方米)及第四(9.05港元/立方米)档,居民用水的比例分别为14%、42%、20%及24%。

根据总收费和总耗水量的平均计算,我们可以看到香港不同类型的水的转换价格较为稳定。基本上,商业、住宅及政府用水价格维持在每立方米3.9、2.9及3.55港元左右。

从香港水务署近年的水费支出结构来看,东江水的成本占总成本的近一半,员工成本、折旧及其他开支基本持平。

从转换后的机组供水组件来看,近年来有一定的增长。2017年,香港水务署的单位供水总成本为每立方米10.86港元,远高于各项水费收入。这相当于政府对公众用水给予大量补贴。

根据香港水务署披露的数据,在2017-2018财政年度,该署的差饷补贴和免费供水补贴分别为4942万港元和1048.6万港元,占供水总成本的近60%。

(3)沈东供水工程比海水淡化具有更大的竞争优势。沈东供水工程开始运行时,水价为每立方米0.1港元。

此后,随着供水工程投资的增加,水价逐渐由1978年的每立方米0.15港元上升至1982年的每立方米0.25港元、1985年的每立方米0.33港元和1987年的每立方米1.03港元。

自一九九九年起,沈东供水工程价格调整至每立方米3.085港元。

此后,供水价格机制根据双方的谈判进行了调整。

根据粤海控股集团披露的相关数据,沈东供水工程目前对香港的供水采取一次总付或固定年费的方式,即每三年签订一次供水协议,并按最高年供水量(8.2亿立方米)收取固定年供水费。

根据广东省制定的《广东东江流域水资源配置规划》,香港每年已获得11亿立方米的水资源。

这相当于即使香港使用11亿立方米的水,沈东供水工程的固定成本也不会上升。

总的来说,固定成本相对稳定,年间变化相对较小。

就单位成本而言,它受供水量变化的影响很大。我们根据实际供水量和最大供水量11亿立方米来换算广东对香港的供水单价。实际价格在5.5至7.3港元/立方米之间,理论最低价格稳定在4.3港元/立方米左右。

对香港来说,东江水是最方便、最具保护和调节能力的水源。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在2014年披露海水淡化成本约为每立方米12港元,远高于东江水。

目前,东江水资源是香港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生命线。

(4)确保香港的供水是一项由来已久的政策。东江是珠江三大水系之一,承担着香港特别行政区、深圳、惠州和东莞的主要供水任务。

长期以来,沈东供水工程一直以确保本港有足够和高质素的供水为首要任务。如果发生严重干旱,它宁愿减少深圳和东莞的供水,并确保香港供水的稳定。

2009年,东江流域发生大旱灾,降水量减少26%,香港水务署为协助广东省抗旱,在全港开展节水工作,并主动提出减少东江用水量。

沈东供水工程就像一条纽带,使香港和内地联系更加紧密,血管相通。

(1)中电和港灯是香港的主要电力供应商。长期以来,香港的电力供应一直由两大家族控制,即嘉道理家族控制的中电,该公司在香港有756.8万千瓦的电力装置,为262万用户和约80%的香港居民提供电力和服务。供电范围包括九龙、新界和大部分离岛。李嘉诚旗下的香港电力有限公司装机容量为323.7万千瓦,为57.9万名客户和约20%的香港居民生产和供电。供电范围包括香港岛和南丫岛。

在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香港的电力消费分别以9.7%和8.6%的复合增长率增长。

20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人口的稳定和工商业发展的逐步成熟,用电量增长率大幅下降。

自2005年以来,香港的年用电量基本保持在450亿千瓦小时左右,长期复合增长率几乎为零。

虽然电力消费稳定,但香港的电力消费结构相对稳定。目前主要是商业用电,分别占商业用电、住宅用电和工业用电的66.7%、26.4%和7%。

电价也相对稳定。我们已将香港的综合电价从香港的综合售电收入中折算出来,近年来,香港的综合售电收入保持在每千瓦小时1.1至1.2港元之间,只有轻微波动。2018年,每千瓦时1.15港元,同比增长2%。

由于下游需求稳定,香港的装机容量近年没有增加。随着一些老机组退役,装机容量略有下降,达到1228万千瓦。

近年来,随着香港本地发电厂发电量略有下降,内地供电已成为香港电力短缺的重要补充。目前,香港本地发电对电力消费的贡献约为75%,内地的净电力输入约为25%。

(二)内地核电是香港电力供应的重要补充。目前,内地向香港供电的主要电源是大亚湾核电站(Daya Bay Nuclear Power Station),该核电站有两台核电机组,装机容量为196.8万千瓦,2018年在线发电量为157.5亿千瓦。

大亚湾核电站由1985年成立的广东核电合营有限公司经营(CGN持有75%的股份,香港核电投资公司持有25%)。根据合资合同,大亚湾核电站70%的年发电量供应香港。

2013年,三方签署了补充协议。自2014年第四季度起,大亚湾核电站将为香港提供额外10%的年发电量。

到目前为止,大亚湾核电站约80%-85%的电力供应给香港,约占香港电力消耗量的25%。

大亚湾对香港的电力供应是由双方协议定价的。定价是在综合考虑香港电力市场情况、核电成本、大亚湾核电厂负荷系数和汇率变动后,经双方协商后决定的。

据有关媒体报道,从2009年开始,大亚湾到香港的供电成本为每千瓦时0.6港元。然而,由于香港煤气发电厂所占比例较高,同期香港本地发电厂的供电成本为每千瓦小时1港元,令大亚湾核电站更具经济优势。

(3)香港已并入中国南方电网。大陆对香港电力市场的支持不仅体现在大亚湾核电站对香港的电力输送上,也体现在南方电网对香港电网监管能力的支持上。

2015年,中国南方电网公司与香港电力供应商签署能源传输协议(Energy Transmission Agreement),同意在香港电力供应不足的情况下,向香港提供紧急非营利电力支持,以确保香港安全可靠的电力供应。

南方电网广州抽水蓄能电站为香港电网提供调峰、填谷、调频、调压和应急备用服务。自该装置于1993年12月投入运行以来,紧急启动的成功率已达到100%。

此外,中国南方电网国际(香港)有限公司还于2014年完成了对中电控股子公司香港孔青山发电有限公司30%股权的收购。

青山发电有限公司是中电控股在香港的总发电资产。它在龙谷滩、青山、竹篙湾及新界新堆填区拥有4间发电厂,总装机容量为756.8万千瓦。

收购后,中国南方电网在香港获得227万千瓦装机容量,成为中电控股服务近80%香港居民和252万客户的重要合作伙伴。

(1)香港的天然气消费主要以天然气发电为基础。香港的天然气消费主要包括住宅工商业用气和天然气发电。

居民和工商业煤气主要由李兆基家族的子公司香港中华煤气公司管理。

香港中华煤气公司负责投资和经营香港天然气管道,但煤气发电厂除外。目前,该公司有几条已建成的管道和一些在建管道,覆盖香港大部分地区。

近年来,香港天然气用户数量基本稳定,略有增加。根据香港和中国燃气用户的数据,该数字从2013年的179.9万增加到2018年的199.9万,六年内净增长约11万,年复合增长率为1.2%。

2018年,香港和中国燃气客户比上年增加25,000户,增幅为1.3%,香港和中国燃气灶全年销量达到283,000台,同比增长3%。

根据香港统计处的数据,2018年香港居民和企业的天然气消费量达到29,550万亿焦耳,相应的天然气热值为8.31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7%。

从消费结构来看,居民天然气消费比重最大,一直在52%以上,2018年达到15466万亿焦耳(4.1亿平方米),占52.3%,同比增长0.96%。其次,2018年商业用气为12368万亿焦耳(合同3.3亿立方米),占41.9%,同比增长1.7%,主要是由于去年来港游客人数增加以及餐馆和酒店用气增加。工业用气量仅为6%左右,2018年工业用气量为1717万亿焦耳,同比增长9.4%,但总量相对较小。

用于天然气发电的天然气不包括在上述统计口径内。这里,我们估计了香港天然气发电所消耗的天然气量。

根据英国石油能源统计年鉴(BP Energy Statistics Yearbook)的口径,2018年香港天然气消耗量为30亿立方米,比香港统计局公布的天然气消耗量高出22.7亿立方米,这意味着在这种计算方法下,香港天然气发电消耗的天然气为22.7亿立方米。

但是,考虑到两者的统计口径可能不同,我们使用另一种计算方法来验证上述结果。

根据香港政府的计划,到2020年,香港天然气发电的比例将上升至50%。根据香港统计处的数据,2018年香港的发电量将为159,116万亿焦耳。如果天然气发电的比例为50%,相应的发电量将为79,558万亿焦耳。考虑到能源消耗,相应的天然气消耗将为22亿立方米,与我们之前估计的22.7亿立方米基本相同。

(2)内地是香港唯一的天然气来源。根据香港能源统计(2018年年报),2018年,香港100%的天然气来自内地。

根据公共信息,内地向香港输送天然气有三种主要方式,即西气东输二线香港支线和中海油广东大鹏液化天然气接收站。此外,一些气源是中海油的海上天然气。其中,1)西气东输二线和西气东输二线香港支线于2012年12月成功投产,标志着中石油向香港天然气供应的正式开始。该管线长21公里,直径813毫米,设计压力7兆帕,设计年60亿立方米。这是目前中国最大的海底管道

2018年,西气东输二线香港支线将向香港输送15.3亿立方米天然气,占当年香港天然气消耗量的51%。

2)广东大鹏液化天然气接收站:广东大鹏液化天然气接收站建于2006年,建成后一直通过两条海底管道向香港输送天然气。

2018年,广东大鹏液化天然气接收站向香港输送天然气11.1亿立方米,约占香港天然气消耗量的37%。

(3)在香港购买的天然气价格明显低于终端价格的气源价格。根据我们的调查,我们知道中石油通过第二条西气东输管道香港支线向香港输送了这部分天然气。由于中石油在初期谈判中考虑到香港经济的快速发展,为了促进气源的吸收,中石油在天然气价格方面给予了香港地区一定的折扣,即结算时广东省基准门站(韶关)的天然气价格为2.04元/平方,粤港澳管道这部分相应的管道运输费不包括在气源采购价格中。

在价格方面,香港的天然气是按热值收费的,终端销售价格是一个阶梯系统,由固定费和可变费组成。固定费用为每月29.5港元(包括基本费用20港元和每月维护费9.5港元)。可变费用根据天然气的不同消耗量收取。一般来说,消费越高,天然气的单价越低。

一般来说,一个居民家庭每月消耗约15立方米的天然气,天然气销售的相应单价按热值计算约为10.4港元/立方米(约9.5元/立方米)。这显示内地供应香港的天然气价格明显低于本地价格。

4.结论香港及其邻近内陆地区已经在水、电、气供应领域实现了深度融合。

半个多世纪以来,无论历史形势如何变化,为数百万香港人提供基本生活保障的政策从未动摇过。

民生领域的产品定价不能严格遵循市场供求规律。

很难说在民生方面,内地对香港有大量补贴。相关领域的定价基于规则,并有历史原因。

我们相信这种模式会持续很长时间。

发表评论